【FGO】那是戀,但並非愛03【梅林羅曼】





羅馬尼是被梅莉語音鬧鐘以及手機訊息的二重奏給吵醒的,睜開眼的瞬間有一坨白白的東西映入了自己眼簾,看起來很柔軟的樣子,腦袋尚未清醒的他下意識地伸手去摸,手感很好,如果那東西接下來沒發出聲音的話,羅馬尼估計自己會把它當成抱枕然後繼續睡下去,以療癒自己已經熬了三天夜的身心。


「唔早上了嗎?不過才六點多,再睡一下應該沒關-嗯?」

「哇啊啊啊啊啊─────」碰!


因為低血壓的緣故,梅林的早晨通常不會醒得太早,就算醒來了也需要一小段時間讓思路活絡,不過今天多虧了某個醫生,讓他過了幾十年來最清醒的一個早晨。

「所以說,你還記得我們昨天做了什麼嗎?嗯?阿.基.曼.醫.生。」

「呃、我們去吃晚飯,然後我喝了點酒……

「然後呢?」

……………我喝醉了…………

「然-後-呢?」

………………………………吐了你全身都是。」

「還.有.呢?」

「唔!對、對不起啦!真的!我在反省了!」

羅馬尼跪坐在床前的地毯上,坐在床上的是雙手抱胸,滿臉笑容的梅林-以及他臉上明顯的拳印。

自從那件事後已經過了一個多月,兩人目前姑且算是可以稱做朋友的關係。每當羅馬尼的工作告一段落,或是熬夜研究資料到了極限想要放鬆一下時,像是有著千里眼一般的白髮男子便會傳來訊息,有時是送個蛋糕給他,有時兩人則會一起出去吃飯,但像昨天那樣喝酒而且自己還喝得爛醉則是第一次。

『下次絕對絕對絕對不能再碰酒了!』羅馬尼心虛的低著頭,然後將視線移到一旁,就連他自己都沒料到自己的酒量居然這麼差,不過就是幾杯低濃度的水果酒也能讓自己陣亡。

逐漸清醒的腦袋慢慢地回憶起昨晚的片段,自己喝得爛醉後是梅林扶著自己走出店外,因為自己發酒瘋導致兩人走很慢的緣故所以錯過了末班的地鐵然後又叫不到計程車,於是某個醉鬼就開始鬧脾氣而且還吐在別人身上………………
一想到梅林把自己拖進旅館還要負責清理兩人身上的穢物的畫面,羅馬尼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然後一輩子都不出來了。

「唉───!」看著頭都快低到地上的羅馬尼,梅林長嘆了口氣,然後向後倒回床上。羅馬尼明明是個沒在運動的理科阿宅,打起人來還是挺痛的啊,唔、雖然帶著一點惡作劇心態選擇單人房的自己也有點責任啦。

「那個、要不要跟櫃台拿冰塊上來冰敷啊?」尷尬的沉默持續了幾秒,最後是由施暴的傢伙率先打破沉默,對此梅林只是揮了揮手,然後繼續將自己埋回去被窩裡。

「我還要再睡一下,你要先走的話可以先走,衣服我洗過了放在浴室烘著,應該已經乾了,晚安。」

被這麼一講,羅馬尼這才驚覺到自己跟梅林身上都只穿了一條底褲,雖說兩個大男人也沒什麼好怕的,但是一想到自己以幾乎全裸的狀態跟他人共眠了一晚,還是讓羅馬尼覺得有些害羞,連臉上的肌膚都不自覺地變紅了起來,趕緊衝進浴室把衣服穿好。

等他簡單的梳洗出來後,被床單包裹的物體正以均勻的頻率上下起伏著,房內除了空調運轉的聲音外便只剩下輕微的呼吸聲,羅馬尼思考了一下,最後還是決定打了電話給櫃台。

冰涼的觸感讓尚未陷入熟睡狀態的梅林睜開了眼,被毛巾包裹著的冰枕就這樣蓋在他方才被羅馬尼用拳頭痛擊的地方,與人體相差甚遠的溫度讓梅林的大腦慢慢清醒,不過看著一臉愧疚坐在枕頭旁邊幫自己敷著冰枕的羅馬尼,惡作劇之心又再度升起。
「你怎麼還在啊不是說你可以先走了嗎?不回去醫院嗎?」

「我今天休假,而且我怎麼可能在揍了你一拳後還丟下你跑掉啊。」

「喔~」

「你、你那表情是怎樣!快點睡啦!睡醒了我帶你回去擦藥……

羅馬尼的話讓梅林嘴角上揚,而那表情在羅馬尼眼中看來與奸笑無異,將冰枕更用力地壓在對方臉上,正想起身把床留給梅林而自己去看電視打發時間的同時,腰被人抱住了。

「你幹嘛啦!?」

「我睡覺的時候習慣抱著人睡。」當然是騙人的,跟梅林有過關係的對象不計其數,可一起一覺到天明的卻一個都沒有,但某人卻毫不懷疑的相信了。

羅馬尼嚇得連馬尾都彈了起來,像隻被人踩到尾巴而受驚的貓,急急忙忙地想逃,梅林卻只用一隻手臂就將他的動作完全壓制,腰部被緊緊的圈住,讓他動彈不得。

「剛剛還沒清醒所以還無所謂,結果你用冰枕貼上來害我想睡都睡不著了,怎麼辦呢?嗯?」

「那、你要不要找你的女伴們來……

「要是找來的話可就不只是睡覺這麼簡單了喔。」

「我還是先離開好了。」

「你不是說要幫我擦藥的嗎?」

腰上傳來的力道與溫度讓羅馬尼的腦袋一片打結,說出了連自己都覺得很蠢的解決方案,然後被梅林簡簡單單的否決,正想再說些什麼讓自己脫離現在的狀態,對方卻快了他一步給他最後一擊。

「都是男人有什麼好怕的,你還不是睡在我腿上過,還流口水。」

「就說我沒流啦!好啦好啦你快睡,讓你抱就是了!就當是賠罪……」羅馬尼板著臉,有些自暴自棄的別過頭,但是從梅林的視角還是能看到他紅透的耳根。

在不會讓冰枕從臉上滑落的前提下調整了一下睡姿,收緊手臂,梅林嘴角帶著笑容睡了個美好的回籠覺。




一開始只是出於好玩的,將自己小時候的照片稍微修了下圖,然後開設了個怎麼看都像鬧劇一場的網站,隨便丟了幾封廣告信宣傳,可想而知不會有人上門瀏覽,不過凡事總有意外,對梅林來說,那個意外就叫做羅馬尼.阿基曼。
網站在開張後沒多久,出現了第一位客人,而在之後的那幾年裡,也就只有那一位客人。
對方一開始提問的都是些無關緊要的小問題,梅林則是按照對方打字中的間隔時間以及習慣用語還有內容推測出對方的大概性格然後給予回答。
於是漸漸的,對方開始會跟他談論較為深入的問題,從對方的網路IP及談話內容,梅林得知了對方是某間有名醫學院的學生,然後每天一來一往的對談就這樣過了幾年,對方也從學生變成了實習醫生,最後成了正式醫生。

本來以為兩人的關係就會這樣停留在網路上而已,直到某天梅林突然起了好奇心,想看看對方到底是怎樣的人。於是他以網站更新版本作為包裝,給了對方一個網址,網址中夾帶了個小小的駭客程式,對方也不疑有他的點入下載。
暗中綁架了對方電腦的攝像鏡頭後,映照在螢幕上的,是一張眉清目秀且平凡的臉孔,下垂的眼角讓他看起來有些懦弱,但整體而言是張挺不錯的臉,而且還挺符合自己胃口的。

當然梅林知道自己正在做的事與犯罪無異,既然已經滿足了好奇心,那麼現在就應該趕快趁對方沒發現時趕快關掉鏡頭然後移除程式,但是看著那因為跟"梅莉"對話而浮現出的幸福表情,本該執行的刪除動作就這樣停滯了,原來自己也能讓人露出那種表情嗎?看著螢幕上的那張臉,梅林陷入了沉思。


雖然總是掛著人畜無害的笑臉,以淵博的學識跟有趣的談吐使得他在各種不同的生活圈中都能吃得開,即便是跟人發生了衝突,他也能在短時間解決得妥妥當當。但只有梅林心裡很明白,自己是個在感情方面近乎淡泊甚至可以說是冷漠的人,雖然左右逢源、八面玲瓏,可能夠真心交往的對象一個也沒有。每當跟他人在一起時,他就像是被分割成兩塊:與別人說笑玩樂的自己與站在第三者角度看著自己與他人的自己。

覺得無聊時就呼朋引伴喝酒聊天,需要體溫的話就去聯誼或是夜店找女人搭訕。雖然有些空虛,但也沒有不便,他也曾經以為自己就會這樣繼續過下去。


但是在那一次經由攝像頭看到了羅馬尼的表情後,他就像打開了禁忌的箱子一般,開始觀察羅馬尼的一舉一動,甚至著迷到連自己都覺得很像變態的地步。


羅馬尼雖然忙碌,但每天的行程很固定,做完醫院的工作後便會回宿舍房間洗澡,然後再熬夜研究各種論文及手術術式。但是羅馬尼不論再怎麼忙碌,每天都一定會想辦法擠出時間來瀏覽梅莉的網站,這點讓梅林感到十分的有成就感,為此他甚至寫了手機專用的程式,好讓自己即使在外面也能隨時回覆羅馬尼。


本來覺得這樣子就已經滿足了,他並沒有再進一步的念頭,有些事物保持著距離感才美,他並不想以梅莉以外的管道接觸羅馬尼,直到某次他因為工作上的需要去了羅馬尼任職的醫院,在那邊碰上了之前聯誼認識且有過關係的護士,還遇到了通常都待在特殊樓層的羅馬尼。


看著那個被人撞倒而跌坐在地上的人以及他臉上的表情,本想裝作沒事直接走掉的他卻不由自主地邁開腳步往對方的方向走去。出於好玩而小小的對他惡作劇了一下,結果羅馬尼的反應比想像中還要好玩,臉上的表情比通過鏡頭看到的還要豐富,看著那樣的他,梅林總覺得心頭癢癢的,像是有東西在發芽。


梅林並不相信命運,但是當電梯發生事故而關閉的瞬間,梅林突然覺得他跟羅馬尼的相遇或許就能以所謂的命運來形容吧。望著即使被關在電梯裡也不忘了跟梅莉聊天的羅馬尼,他突然有些忌妒虛擬世界的自己。


太近了,自己跟他的距離一下子拉得太近了。羅馬尼.阿基曼就像個泥沼,本來只是輕輕的踩一腳,結果卻越陷越深。這讓梅林有些不知所措,找了藉口想拉開跟他的距離,卻又陰錯陽差地因為意外而被送到了羅馬尼所在的醫院,然後再度遇到了羅馬尼。


那天的風很舒服,樹蔭間透過的陽光灑在他身上,將他紅著臉道歉的表情鍍上了一層金光,梅林靜靜地看著眼前的人,然後將從未體驗過的情感烙印在了心底。






樂園哥哥視角
想打的內容太長了所以分成兩集,閃恩登場要下篇了(倒)



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