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GO】那是戀 但並非愛 06 【梅林羅曼】






「哇啊啊啊啊────!為什麼還有這麼多啊!?休息!我要求休息!」

「吵死了!那些不都是你摸魚打混所累積下來的份量嗎?還有我十分鐘前跟你要的統計報告以及資料分析呢!」

吉爾嘉美修目不專精的盯著眼前的三個螢幕,上面有著國內及國外的產業動向及盈虧報告,房內的大電視則是分割成好幾個區塊撥放著重點新聞以及股市的運作。
一旁的秘書群們則是將他所需要簽章的文件及資料翻譯統整好,歸檔成數個資料夾,然後依據輕重緩急幫他安排接下來的行程。

西裝筆挺的秘書們在各個崗位前穿梭來去,有的過濾來電、有的交代指令。由於年關將近,財團今年度的結算報告也要在這星期統整出大概,每個人都上緊了發條不敢有一絲怠慢,除了某人之外。

「為什麼你把秘書都換成男的啊……有漂亮可愛的女孩子在不是會比較有幹勁嗎?」

「你要不要自己算一下我過往的秘書中你有哪些沒有出過手的。」

「不要講得我好像我生冷不忌嘛!大哥哥我眼光可是很高的……咳!開玩笑的,不要生氣啊,對身體不好喔。」

眼看對方拿起了一旁厚重的卷宗,那彷彿下一秒就要往他的頭頂丟過來的氣勢讓梅林乖乖道了歉,停止了在獅子嘴上拔毛的找死行為。

「話說回來,叫你去調查的那件事如何了?」

「嗯──我跟著羅馬尼的這幾天都沒有碰到呢,迦勒底也沒有。」

「世界上是只有叫做羅馬尼.阿基曼的醫師嗎!醫院是只有迦勒底一個嗎!」

梅林的回答讓吉爾嘉美修為之氣結,心裡有些後悔早知道剛剛應該直接把卷宗丟過去。
大概數個月前,這個城市開始出現了針對醫療人員的攻擊行為,對方下手俐落,總是挑醫護人員上下班的通勤途中較為偏僻的路段行兇,就連住在醫院宿舍的醫師也在回去的途中被人下手,雖然到目前為止沒有出現重傷或死亡的人,但警方已經為此加強巡邏,醫護人員們也為此而開始成群結隊的上下班,不過整天關在迦勒底特殊高樓裡連宿舍都在裡面的羅馬尼對此倒是一無所覺。

本來這事交給警察調查就好,不過吉爾嘉美修以自家的庭院出現老鼠很讓人不快為由,強迫梅林去調查,於是梅林便懷著私心來到了迦勒底,就這樣見到了羅馬尼。


此時辦公室的門打開了,恩奇都抱著飲料及營養補給品走了進來,然後站在吉爾嘉美修的旁邊,直接將插好吸管的飲料遞到他嘴邊,吉爾嘉美修也像是習以為常般,一邊吸著飲料一邊敲打鍵盤繼續辦公,喝了幾口後,恩奇都將飲料罐拿開,然後改送上好入口且能補充營養的小點心。

「哥哥我覺得眼睛好痛……」放閃是不對的啊你們兩個!

「哼。」

無視於一臉哀怨的梅林,吉爾嘉美修只是從鼻子發出了一聲嗤笑,隨即將注意力轉移到下一份報告當中。反倒是恩奇都將吉爾嘉美修吃完的殘渣收拾好後對著梅林搭話了:

「是說剛剛羅馬尼先生有請我跟他多講講你的事唷。」

「真的嗎!」

「所以我就把你三年來怎麼搭訕公司女職員的事全都跟他講了。」

「你是鬼嗎!?是惡魔嗎!!!?」

「哈哈哈哈哈!!!」

才高興不到三秒鐘,梅林便馬上發出了慘叫,與之伴奏的則是吉爾嘉美修的大笑聲。
恩奇都歪著頭,不太明白梅林的表情為何一臉死白。

「嗚嗚嗚我的形象被你破壞光光了啦……

「少講得你好像還有那種東西可以破壞似的,雜種。」

「唔,我還有跟他說你當初跟吉爾簽約時候的事就是了。」

聽了恩奇都的話,原本哀怨地趴在桌上的梅林又抬起頭,然後露出了了然的微笑。

「那個啊,是因為有個魔法少女想為她唯一的粉絲做些什麼,大哥哥我只是幫了她一點小忙喔。」

「少噁心了,網路人妖。」這是吉爾嘉美修最後的結論。




「這樣、這樣、還有這樣………嗯,如果用這個術式的話應該可以降低風險───回去跟李奧納多討論看看好了,只要成功率夠高的話所長那邊應該也會同意……

坐在沙發上的羅馬尼伸伸懶腰,他前面的桌上攤著數本醫學書籍及報告,在這邊查到的資料給了他某個手術的靈感,等等再請席朵莉小姐幫忙拷貝一份帶回去好了。

早晨的陽光透過窗戶射了進來,羅馬尼正想靠在沙發上休息一下時,圖書室的門被打開了,梅林彷彿喪屍般搖搖晃晃的走了進來。

「羅~馬~尼~~你聽我說!吉爾嘉美修他好過分啊嗚嗚!」

「重死了啦!喂!」

梅林一進房便直接往他身上倒,毫不客氣地把他壓在沙發上。從昨晚到今晨,經歷了將近十五個小時不眠不休的工作,即使是梅林也有些吃不消,真是的!吉爾嘉美修那個變態工作狂!自己才不想跟他一樣過勞呢!

「借我靠著睡一下………呼─────」

「欸?喂?!」

梅林這麼說完便將頭埋在羅馬尼的肩上,發出了均勻的呼吸聲,被壓在下面的羅馬尼發現推不動他,只好認命的乖乖充當床墊。




……………………………………謝謝。」

確認對方陷入熟睡後,羅馬尼伸出雙手,環繞住那具體溫比自己稍微高一些的身軀,用只有自己聽得到的聲音小小聲地說著。








「呀────真是累死我了!還以為會死掉呢。」特別是恩奇都破門而入把藉著上廁所之名而偷跑來找羅馬尼的他給拖回去時,那力道真的有讓梅林看到了三途川的錯覺。

「說來說去不都是你自己惹出來的嗎,還連累我……
拒絕了吉爾嘉美修說要叫司機送他們的好意,跟梅林一起坐在地鐵角落座位的羅馬尼雙手抱胸,打了個哈欠,。

「我在反省了啦,下次我會在工作積到三天時就處理的。」

「你有在反省個鬼……」白了身旁的人一眼,羅馬尼再度打了個哈欠,同時地鐵也到了目的地。

「是說我就算了羅馬尼你昨天沒休息嗎?席朵莉應該有幫你安排房間吧。」

「我想要查資料所以拒絕了。」

時值中午,一走出地鐵站的陽光便刺眼的讓兩人瞇起了眼睛,尤其是羅馬尼,盯著密密麻麻的文字一整晚後他的雙眼現在十分疲勞,看著這樣的他,梅林索性直接牽起他的手,防止他跌倒,而羅馬尼不知道是真的太過勞累還是其他的理由,也沒甩開,就任憑他這樣一直牽著,直到發現兩人走的方向跟回迦勒底的路線不同,才稍微回過神來。


…………梅林?」有些疑惑的看著眼前的公寓大廈,羅馬尼這才發現兩人不知不覺走到了醫院附近的住宅區。
「離你的休假結束還有半天吧,上來吧,這裡是我家。」

「欸?」



梅林的家比他想像中還要整齊,不大的空間裡只以簾子稍稍分隔開了臥室與客廳,落地窗外的陽台放著幾盆花,正朝著陽光伸展自己的身軀。環顧室內,除了一個簡易的廚房跟內嵌式的書架及衣櫃外幾乎沒甚麼多餘的物品,雙人床邊擺著一張小書桌,上面放著闔著的筆電。

「你要喝什麼?茶還是咖啡?」

「啊、謝謝,茶好了。」



「羅馬尼你呀,這麼努力查找手術資料的原因是什麼?只是一般醫師想要進修的話應該不用拼命到連睡個覺都彷彿是罪惡一般吧,跟馬修妹妹有關嗎?」

將泡好的紅茶遞給羅馬尼後,梅林在他身邊坐下,羅馬尼接過杯子後卻一語不發,只是靜靜地盯著杯中不斷向上漂浮的熱氣。

「如果不能說或是不想說的話就當我沒問吧。」

看著沉默不語的他,梅林正想轉移話題是,羅馬尼卻開口了:

「馬修她呀,是迦勒底的…………實驗品。」


果然!雖然從羅馬尼房內的書籍跟研究報告以及馬修的生活環境便已經推測出大概,但是真的從對方口中證實時,還是讓梅林的眼神暗了一下。


大概十八年前,有個女性前來這到迦勒底做墮胎手術,而當時幫那位女性操刀的便是前任董事長馬利斯比利。但是在手術後馬利斯比利並沒有將那個胚胎處理掉,而是保存了下來,以人造的子宮孕育成胎兒。
然後又利用那個胎兒的細胞作出了好幾個克隆,將她們以編號稱之。那些沒有名字的孩子們在成長的過程中不斷的夭折,最後唯一活下來的成果就是馬修。

…………………

「每天慣例的抽血跟體檢自然不用說了,就連呼吸、心跳、脈搏數以及排泄都受到嚴密的監控,為了防止她在睡覺時停止呼吸,就連睡眠時都要戴著氧氣罩,過著跟實驗動物沒兩樣的生活。」

…………………

「我是在研究所畢業後來到這裡赴任的,馬利斯比利在我學生時期很照顧,也給予了我很多指導跟建議,當他邀請我來這邊工作時我一開始真的很高興,直到我看到了馬修…………

「羅馬尼……

「我啊、一開始很不能接受原本尊敬的對象居然作了這麼不人道的實驗,但是我看得出來馬利斯比利自己也很後悔……所以我想,既然無法改變過去的事的話,至少要讓馬修能夠健健康康的活下去。」

羅馬尼一口氣喝光了杯子裡的紅茶,然後繼續說了下去:

「可是馬修的身體先天就比常人還要脆弱,所以只能讓她生活在無菌室裡,減少突發的風險,但即使是這樣,她的心臟還是出了問題,這樣下去她甚至無法活到成年……即使想幫她動手術,以我的技術跟知識還有經驗也不知道成功率有多少,為此我只能不斷的鑽研、不斷的模擬,直到我有把握可以把手術的失敗率降到最低為止。可是馬修並沒有那麼多時間可以等我,既然這樣的話那就用我的時間去填補,如果我所犧牲掉的睡眠可以換算成那孩子的生命的話,那────」

「假設你因為這樣而過勞到身體出狀況,你覺得馬修妹妹會開心自己好了起來嗎?」

沒等羅馬尼說完,便被梅林一把抱進了懷裡,淡淡的花香味竄入鼻腔,襯著梅林的體溫,溫柔到讓羅馬尼閉上了眼。

……吶羅馬尼,我呀、以前曾是個家庭教師,那是個遠在他國、非常非常大的家族,我便是擔任那個家族獨生女的指導人。她是個把別人看得比自己還要重要的女孩,會為了他人的幸福露出笑容,對自己卻相當的嚴格,近乎到嚴苛的地步,因為我就是這樣教導她的,位於領導地位的人必須以大局為優先、以全體為己任,有時冷酷無情也是必要的;而她也很努力地貫徹我所教的一切,成了一位優秀的領導-但也只有短短的幾年而已,因為在她繼承的時候,她的家族就已經是處於崩壞的邊緣了,即便她再怎麼努力也不可能力挽狂瀾,我本來也以為她會自己明白這個道理,但是她就這樣固執的堅持著,直到家族滅亡都認為是自己領導無方。」

「那、最後那個女孩子呢?」

「不知道,因為我看不下去所以逃開了,離得遠遠的而來到了這個國家。雖然我想她應該還活著,但是我沒有去找她的消息,嗯大概就像小學生暑假前忘記把吃完的便當盒帶回家,假期過完後因為不敢打開來看裡面所以直接丟棄掉它的那種感覺吧,真窩囊呢。」

…………為什麼要跟我講這些?」

「我不想看你把自己逼到絕境,你呀、不要連不是自己的責任也一肩扛起來比較好喔,因為羅馬尼你並不是神,只是個普通人啊。」

……你突然這麼正經讓人好不習慣。」

似曾相似的話語讓羅馬尼睜開了眼,他撐起身子,看著梅林,對方也直直地回望著他。

「羅馬尼喜歡輕浮一點的我嗎?」

……不討厭。」

「那這樣呢?」

身體再度被拉往梅林的方向,對方迅速地翻了個身,將自己壓在身下,左手撐在自己的身側,右手貼上了自己的臉頰,那張好看的臉慢慢的湊近,溫熱的氣息吐在自己臉上,讓羅馬尼不禁閉上眼。

「你也對其他的女人這麼溫柔嗎?」

「你是第一個讓我做到這種地步的人唷。」


自己果然拿這個人沒轍呢,在某個柔軟的東西貼上自己嘴唇時,羅馬尼不禁這麼想,然後抱緊了壓在身上的人。


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