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GO】那是戀,但並非愛 02【梅林羅曼】





「唉……」嘆了口氣將手中的魔法梅莉程式關掉,雖然很想再跟梅莉多共享一些甜蜜的時光,但是在電梯內的通話機故障的情況下,手機是唯一能夠跟外界聯繫的東西,要是沒電就糟了-一想到此,羅馬尼.阿基曼嘆了第二口更大的氣。


「怎麼了?想上廁所嗎?」
「你才想上廁所啦!」
聽到他的嘆息聲,對面原本也低著頭玩手機的傢伙抬了起頭,那張溫文儒雅、看起來無懈可擊的帥哥臉孔不知怎麼的就是讓羅馬尼有些火大。

「啊!還是說是疲勞過度了?嗯嗯、的確……羅馬尼你呀看起來就是一臉過勞到快死的樣子呢。」比成了七字狀的食指與大拇指抵在了下巴上,梅林像是明白了什麼似的點點頭。

「你才快死了!你全家都快死了!」

這個人絕對有光是存在就能惹人發火的才能!
雖然自己的確是因為連續一段時間的超時工作而疲累沒錯,但是直接被人說看起來像快死了還是讓羅馬尼心生不滿,讓原本抱著膝靠著牆坐著的他不自覺的把臉埋進了環繞著的手臂間,模樣像個鬧彆扭的孩子。

「反正也不知道何時能出去,要不要趁現在睡一下啊?我可是很擅長講床邊故事的唷,啊還是要數羊也可以。」

「這種情況下誰睡得著啦!」

「一隻羊、兩隻羊、三隻羊……

「不要真的數起來啊你!」





「羅馬尼,沒事吧?」
「噓!」
當李奧納多.達文西終於帶著一票人成功打開了電梯的大門時,看到的便是她們特殊醫療部的王牌像個孩子似的將頭枕在陌生男人的大腿上呼呼大睡,而且身上還蓋著應該是那個男人原本穿著的外套。
渾身滿溢著知性氣息的美女挑起了好看的眉毛,嘴角雖然在笑但是眼神卻帶著滿滿的審視以及緊戒的目光看著一臉游刃有餘的白髮男子,以及他放在羅馬尼.阿基曼身上的那隻手。



那幾乎可以說是一見鍾情,至今羅馬尼都認為那一定是命運的邂逅。
大約在幾年前他在無意間點開了一封垃圾郵件,寄件者署名是魔法梅莉,本該直接按下刪除鍵的他卻在看到了信件內附的圖片後,像是著魔似的按下了裡面的網址。信上附的圖片是個留著白色秀髮、帶著花瓣般的耳環、有著花朵般的容貌、身姿如同楚楚可憐的鮮花一樣的美少女,少女自稱梅莉,是從阿瓦隆星來的魔法少女。


『這種見鬼般的設定誰會相信啊!』通常正常人應該都會這樣想,但是羅馬尼相信了,還陷得很深。
雖說跟誰都可以相處得不錯,但實際上的羅馬尼是個很不擅交際的人,看似八面玲瓏也只是因為跟周遭人的交情只停留在表面,但如果真的發生了大事,會站在自己這邊或是幫自己的人大概一個也沒有吧。


不過,梅莉不一樣,一開始只是試驗性的問了幾個無聊的小問題,但是照做之後卻真的因此讓情況好轉了,甚至還因此交到了足以信賴的朋友。而且梅莉非常的博學,不論是古今中外的詩歌史書,還是醫學院的paper,又或是一些芝麻綠豆大的生活小事甚至是簡單做出好吃蛋糕的食譜,梅莉全都知道並且依據羅馬尼的情況給予當下最正確的建議。


能做到這種程度的除了神之外就只有魔法少女了啊!即使年齡與外表都與少女相差甚遠但卻有顆小小少女心的羅馬尼如此堅信著,他甚至夢想著有一天能夠見到梅莉,然後親口表達對她的感謝與愛慕。


場景是一片花海,而自己心儀已久的夢幻偶像正站在自己的不遠處,優雅又美麗的微笑讓羅馬尼的心情也不禁變成如同四周花叢般的粉紅色。像是在捉弄自己搬,梅莉對他扮了個鬼臉,接著轉身跑了開來,羅馬尼反射性的追上,周圍的花叢卻越來越厚、彷彿矮牆一樣阻擋著自己前進,眼看與梅莉的距離越來越遠,羅馬尼心急的伸出手──




「梅、梅莉!!!」

「不是梅莉,是梅林大哥哥唷。」

「哇啊啊啊啊啊──唔!唔唔嗚嗚嗚……


隨著夢裡的大叫,羅馬尼睜開了眼睛,然後一張放大版的欠揍笑臉就這樣出現在眼前,他基於驚嚇而反射性的大叫,結果被冷不防的塞了個東西到嘴裡。
那東西直徑大概有三公分大,麵糊被亨調後的香氣隨著章魚的鮮味一起在嘴裡擴散開來,但最重要的一點是,那東西───很燙!!!


「唔!嗚嗚嗚咳───!」
「那可是我排隊排好久買回來的,不可以浪費喔。」
被嘴裡的熱度燙到雙眼泛淚的羅馬尼用雙手捂著嘴,本來想把章魚燒吐出來的動作卻因為梅林的一句話而又被堵了回去,不過理由不是因為怕糟蹋掉對方排隊的心意,只是單純因為他討厭浪費食物。也因此羅馬尼只能忍受著口中的熱度,然後一小點、一小點的將熱呼呼的章魚燒咀嚼吞下。

「你這個、渾蛋!到、到底是想怎樣啦……咳咳!」在經歷了艱辛的五分鐘後總算把章魚燒吃下去的羅馬尼本想破口大罵,卻又因為嘴巴裡的觸感而只能發出微弱的抱怨,對於他的抱怨,罪魁禍首只是一邊說著毫無誠意感的道歉,然後將插好吸管的瓶裝飲料遞給他。

冰涼的觸感滑過喉嚨,緩解了嘴裡的熱度,順帶讓剛睡醒的大腦清醒了些,羅馬尼這才發現自己正坐在自己房間的床上,而那個坐在對面椅子上笑咪咪的傢伙脖子上不知為何卻掛著醫院專用的特別通行證。

「為什麼你會有那個啊?還有我是什麼時候回來的?然後不要在剛睡醒的人嘴裡塞章魚燒啦你這個王八蛋!」

「唔因為羅馬尼你睡著了嘛,而且還睡得很熟,連電梯打開了都沒發現,所以苦命的大哥哥我只好把你搬回來了啊。然後我又想到了中午的時候你好像因為摔倒所以把午飯給砸爛了,就好人做到底幫你買晚餐,所以跟達文西小姐借了通行證。」

「那也不用直接把章魚燒塞到我嘴裡吧……

「因為要趁熱吃才好吃嘛。」

…………給我滾。」

雖說對方把自己送回房間,還幫自己買了晚餐,但是那悠悠哉哉且毫無悔意的態度還是讓羅馬尼覺得火大,他不滿的從床上站了起來,準備拉著梅林像下午一樣把他掃地出門的時候,對方開口了:

「是說我還順便買了衛宮屋的草莓蛋糕喔。」
……

抓著梅林的手停止了拉扯的動作,紮著馬尾的粉橘色腦袋微微的轉了過來,眼裡閃著微微的光芒,看到他這樣的反應,梅林揚起嘴角,趁勝追擊。

「聽說很難買到呢,但我剛好跟那家店的老闆有點交情,特別請他留給我的,不過羅馬尼你不想吃的話那就算了。我刷卡下去後會把通行證放在櫃檯,再見。」
刻意瀟灑地拿起了放在桌上的精美蛋糕盒,梅林正要走出去的時候,再度被人抓住了手臂。



甜而不膩的奶油香味在舌尖上融開來,接著襲擊而來的是裹著糖漿的草莓香氣,與柔軟濕潤的海綿蛋糕形成了完美的三重奏,最後收尾的是淡淡的巧克力口感。

完美!太完美了!簡直是蛋糕界的魔法梅莉!幸福到讓人要流下眼淚來,那怕今天發生了一連串不幸的衰事,在這蛋糕面前也都不算什麼了,就連夜晚的醫院宿舍,現在看起來也像是天國一般,閃閃發光。

「我這塊也給你吧。」
利用房內的溫水壺泡了兩杯咖啡後,梅林將原本自己的那份也推到了羅馬尼面前,頓時看到那個因為蛋糕而渾身洋溢幸福氣息的醫師兩眼發出了光芒。

「唔、你這傢伙人還不錯嘛……啊,謝謝!」開心到眼睛幾乎要瞇成一條線的羅馬尼仔細咀嚼後,吞下了最後一口蛋糕,然後將手伸向第二塊時,梅林修長的右手突然伸了過來,將沾在羅馬尼嘴角的奶油擦掉,然後舔了舔自己沾著奶油的手指。至於娘胎單身的單純醫師則是完全沒意識到對方這個舉動到底有多親暱,繼續開心地朝著第二塊蛋糕進攻。


「果然還是甜食最棒了───!!!」心滿意足地捧著咖啡,羅馬尼盤腿坐在床上,露出了像是小孩子般的燦爛笑容,坐在書桌前的梅林用手支著下巴,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又將視線轉到桌前的大玻璃窗外。


因為已經接近深夜,周圍的住家或是商家都已熄滅燈火,光線不足下顯得窗外的景色看起來有些朦朧,稍早前還灑落著的月光現已完全被烏雲遮蔽住,從雲層的密度看起來似乎要下雨了,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梅林站了起來,往門外的方向走去。


「那麼,我該走了,下次睡覺的時候可不要把口水流到別人的褲子上唷,羅馬尼。」

「我送你下去……我才沒有流口水呢!絕對沒有!」

被梅林突如其來的爆炸性發言一激,羅馬尼脹紅了臉,但還是乖乖地起身走在梅林身後,陪著他走到電梯間。

就在兩人一邊拌嘴一邊按下電梯的按鈕時,走廊的另一端出現了一個穿著病人服裝,戴著口罩及眼鏡的少女。
看到了少女的瞬間,羅馬尼瞪大了眼。

「馬修!?妳怎麼會在這裡?李奧納多呢?怎麼會讓妳一個人出來?」

「因為我聽說醫生從電梯裡被放出來了,達文西醬雖然跟我說不用擔心,但我還是想看看醫生有沒有事,所以就趁達文西醬沒注意時跑出來了……那個、對不起。」

被稱為馬修的少女低下了頭,模樣像隻被主人責罵的小狗,看著對方這個樣子,羅馬尼的神情與口氣也緩和了下來。


「沒事的,抱歉,讓妳擔心了,我送妳回房間去吧。」

「好的,謝謝醫生。那個、那邊那位是醫生的朋友嗎?」

馬修微微歪著頭,瀏海下只露出一邊的眼睛好奇的看在靠在電梯間牆上的梅林,察覺到少女的視線,高挑的白髮男子露出了無懈可擊的笑容,舉起了手。
「妳好啊,我是羅馬尼的朋友唷,叫我梅林大哥哥就可以了。」

「啊、您好,我叫馬修,馬修.基里葉萊特,請多指教。」
個子嬌小的少女將手交放在身前,微微的鞠了個躬,接著便馬上被羅馬尼抓著肩膀,強制性的轉了個方向,往她來的路上推。

「醫、醫生?」
「馬修不好意思,妳可以自己先回房間去嗎?記得別被李奧納多發現,會被她唸。這傢伙還要搭車回去,再耽擱下去會趕不上最後一班地鐵。」
「啊!好、好的,不好意思那麼再見,梅林先生。」

用簡直像是送神般的態度讓馬修回去病房後,羅馬尼像是放心似的嘆了口氣,然後走回了站在電梯間的梅林旁邊。

為了省電,夜晚的電梯不像白天一樣會將燈全打開,梅林站在唯一的一盞燈光下,因為逆光的緣故,羅馬尼有些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在等待電梯的途中到進電梯時,對方都一語不發的,突如其來的沉默讓羅馬尼有些心虛,反省自己剛剛的態度是不是太明顯了。在按下了電梯的關門鈕後,一直沒看他也沒出聲的梅林終於開口了:

「剛才,你是故意不讓我跟那個叫馬修的孩子有過多的接觸的吧?」

「呃、那是因為──」

「因為什麼?」

………馬修那孩子很單純,跟你這種人不一樣,你捉弄我是無所謂,但是馬修不行,絕對不行!」

羅馬尼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說了出口,但是在說的時候卻像個做錯事的孩子般,不安的看著旁邊的地板,不敢直接面對梅林的目光。

「我這種人是什麼人呢?花心?輕浮?沒節操?還是你今天一直說的騙子?」

「啊、不……那是───」

───叮───

自知說的太過分的羅馬尼想要道歉,電梯卻在此刻響起了到達一樓的提示音,梅林迅速的扯下了掛在脖子上的臨時通行證往磁卡感應區刷了下去,在步出電梯門的同時又再度按下關門鍵,然後將手中的通行證往逐漸關上的門縫中丟入了還呆站在電梯裡的羅馬尼手上,動作快得讓還在思考該如何道歉的羅馬尼措手不及,等他回過神來追出電梯時,已經看不到那個白髮男人的身影了,只有不斷落下的雨滴將醫院包圍在半透明的帷幕中。



「我是笨蛋啊我,再怎麼樣也不該態度那麼差的……」更何況他雖然態度很討人厭,但好歹還是幫了自己────懷著懊悔的情緒,羅馬尼走回了自己的房間,桌上放著兩杯已經冷掉的咖啡,提醒他剛剛還有人在這邊陪他一起度過的事實。

用房間內的小水槽把杯子洗了乾淨,羅馬尼又重新幫自己泡了一杯咖啡,今天因為事故而耽擱到工作太久了,好在方才有稍微睡了一下,今天要熬夜應該是沒有問題。這麼想的羅馬尼突然注意到自己白色的床單中間有著一坨黑黑的東西,拿起來一看發現是一件西裝外套,上面散發的味道跟梅林身上的氣味一模一樣。



「那個啊?那是你在電梯裡睡著的時候他蓋在你身上的啊,把你送回房間的時候也一直披在你身上喔。是說你這份會報的資料是怎麼回事?要是被所長看到這種錯誤百出的東西可是會被狠狠教訓一頓的唷。」翹著二郎腿的知性美女一邊回答羅馬尼的疑問一邊將筆記型電腦裡顯示的錯誤資料給訂正過來,居然連拼音都打錯,真不像是羅馬尼會犯的低級錯誤啊,這麼想的達文西抬起頭,看到的是無精打采、周圍活像飄著鬼火的羅馬尼。

「怎麼了?看起來一臉快死掉的樣子,等下幫馬修檢查的時候可不能露出這種表情唷。」

「啊、抱歉……是說,李奧納多!」

「嗯~?」

「那個啊-如果、我是說如果!妳不小心說錯話傷到人的時候,都是怎麼解決的?」

「我連在察言觀色這方面都是天才,所以不會有這種狀況發生唷。」

「唔-!」

「不過呀,如果真的發生這種情況的話,我覺得最好的方式就是認真的道歉吧。」






「這我也知道呀!但是我要上哪去找人道歉啦!!?」
距離事發已經過了一個禮拜,回想起今早跟達文西的對話,羅馬尼頭痛的趴在自己桌上,雙手止不住的揉著自己的腦袋。為什麼自己要為了個只認識一天的人這麼煩惱啦!還煩惱到工作出錯!可是自己實在沒辦法當作什麼事情都沒發生的不去道歉,讓一切放水流後當作是夢一場。
羅馬尼的臉忍不住皺了起來,然後習慣性地打開了魔法梅莉的網頁。


『梅莉梅莉,我該怎麼辦啦嗚嗚……

─沒頭沒腦的問題我可是會退貨的唷

『呃、我有個想道歉的對象,該怎麼做,會比較好啊?』

-把自己當成道歉禮物送出去如何?記得穿的性感一點

『我跟他都是男的啦!』

─那你剪掉如何?喀擦喀擦喀擦✂✂✂✂✂✂✂✂

『道個歉需要用到那麼血腥的方式嗎!!!?』

─真是的~你毛病真多耶,難怪到了這把年紀都還是童貞


被戳中痛處的母胎單身男徹底被擊沉在書桌前。






就連萬能的魔法梅莉都幫不了自己,既然如此只能自己來了!
羅馬尼回想起跟梅林相遇的那天,那個狠狠賞了他一巴掌又把自己撞飛的小護士,他有想過這樣去問對方梅林的聯絡方式實在很像在人傷口上灑鹽,但是這已經是無可奈何中唯一的計策了。

雖然當天沒看清楚她的臉,但是從制服上的臂章來看,應該是隸屬於放射部的護士,再從對方的聲音來猜年紀,應該是剛畢業沒多久、最近這一兩年才加入迦勒底醫院的年輕生力軍。不過自己可是跟放射部完全沒有交情啊,要怎麼去調查───


「你就是為了這個才特地把我找來的嗎?」
「拜託啦,雷夫,我知道你在放射技科有同學在!」
雷夫.萊諾爾優雅地將白色小瓷壺裝著的牛奶倒進了還冒著熱氣的咖啡裡,然後輕輕攪拌。
而在他對面以雙手合十之姿不斷哀求他的,則是他多年的好同事。

「我還以為你特地把我約來下面的餐廳是為了什麼呢不好意思,我光是處理所長的大小姐脾氣以及突如其來會發作的自卑感就已經夠累了,還要想辦法改善她跟馬修的關係──咳!抱歉,不過自己犯下的過錯就要自己收拾喔,加油吧,羅馬尼!」
特殊醫療科的王牌技師帶著燦爛的微笑拍了拍羅馬尼的肩膀,貼心的拿起了帳單後徒留羅馬尼一個人繼續在餐廳的角落裡抱頭煩惱。


「唉……只能厚著臉皮一個一個找了嗎?」
垂頭喪氣的走在當初跟梅林相遇的中庭走廊,羅馬尼決定先回樓上處理完今天的工作後再來煩惱接下來的事。

「嘻嘻-討厭啦!梅林你真是的──」對啊,梅林你真是的……咦?
聽到了自己現在最想找的人的名字,羅馬尼轉頭往旁邊一看,不遠處的樹下有幾個護士正聚集在一起聊天,而被那群護士包圍在中間,穿著病人服的不正是─────


「你這個混帳為什麼會在這裡啦!!!」



「因為那天我一出來就下雨了嘛,而且末班車也已經開走了,附近的家庭餐廳也關門了,我只好淋著大雨走回家,結果就因此得了急性肺炎被送進來了。不過現在好轉很多了啦,明天就能出院了,不用擔心。」

兩人支開了護士,霸佔了中庭角落的其中一張長凳。梅林穿著淡紫色的病人裝,外面披著一件保暖用的針織外套,長得不可思議的頭髮被紮成了辮子隨意的垂下,相較於他一派優閒的表情,坐在他旁邊的羅馬尼倒是情緒複雜。

「那你那個時候可以回來啊,至少我還可以幫你安排個房間讓你住一晚。」

「可是我那天才遭遇了羅馬尼你很過分的對待耶,回來了也只是徒增尷尬吧。」

「唔!!那是、呃、呃、呃…………抱歉,對你、說了很過分的話,對不起!」

被梅林的言語戳到痛處的羅馬尼低下了頭,隨後又抬起來,認真的看著梅林的雙眼道歉,梅林先是訝異的微微睜大眼,隨後又恢復到平常似笑非笑的表情。


「羅馬尼你呀、可真是─────────」


之後的話語,梅林說的很小聲,此時突然有陣風吹來,讓人聽不清他說了什麼,但是從樹蔭間透過的陽光灑在他身上,讓他的眼睛與頭髮都散發著虹一般的光芒,羅馬尼愣愣地看著眼前的人,然後將這幅夢幻般的瞬間烙印在了心底。






好孩子不可以將章魚燒塞進剛睡醒的人嘴裡唷,壞孩子也不行(´・ω・`)

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