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GO】那是戀,但並非愛 01【梅林羅曼】




現代Paro,大醫院小醫生與無業G8人




映入視界的是遍地的花所鋪成的海,撲鼻而來的是花香,濃烈的氣味竄入鼻腔中,卻不覺得難受,花海的盡頭是一座高聳入天的塔。他不自覺的邁開了腳步朝著塔的方向走,腳下的世界卻在瞬間分崩離析,大地裂成了數塊,毫無著力點可站立的他往下墜落,反射性地伸出雙手想抓住可以防止自己掉落的東西,指尖觸摸到的卻是一片虛空,他慌張地想大叫卻發不出聲音,只能不斷向下墜落。

「唉呀?這次的你也是我的──────嗎?」





戀愛這種東西就跟災難一樣,都是從天而降的,但是對羅馬尼.阿基曼來說,眼前這個傢伙無疑是百分之兩百的大災難。



『早~安~安~♡♡♡梅莉今天也會給你滿滿的活力唷!』

今天早上的他也跟往常一樣,從睡眠不足的地獄中被他心愛的網路偶像的鬧鐘叫醒,接著是特殊患者早晨例行的抽血跟身體檢查,之後在早晨會報的空檔間啃了兩顆甜饅頭補充體力,接著因為這幾天同事雷夫陪同上司的奧爾嘉瑪麗去別的分院開研討會,因此他要暫代雷夫的職務,負責幫他的病患看診兼巡房,然後在午休時間把資料拿到隔壁棟,順便繞去院內的便利商店買個麵包跟提神飲料當作今天的午餐,就在他一手抱著資料,另一手提著塑膠袋裝著的食物穿過中庭時,他聽到了啜泣聲。



所謂好奇心會殺死貓,如果時間能倒流的話,羅馬尼敢肯定自己絕對不會走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你現在、是在撇清責任嗎!把我騙上床之後就想射後不理!」
那是個穿著護士裝的年輕女性,臉上的表情看起來相當憤怒,但是含淚的眼角卻又表現出了她的不甘與驚慌。

「我可沒有騙人喔,明明是你情我願不是嗎?再說,當初聽到我在醫院工作,就積極的想把我帶上床的人可是妳唷。」



從羅馬尼的方向,看不到與她說話的人的正面,只看到那人穿著合身西裝的背影,以及那一頭長得不像話的白色頭髮,在冬日陽光的照射下,彷彿散發著微微的虹光。聲音雖然很好聽,但是總覺得很欠扁-這就是在三十秒的偷窺內,羅馬尼對於那個人的整體印象。


「你這個──────!」
啪!的一聲,年輕護士的忍耐似乎終於到了極限,她抬起手賞了那個人一巴掌,接著迅速的往醫院大樓的地方跑了回去。



然後就像任何三流片裡會發生的老梗,將半個身體藏在柱子後偷窺的羅馬尼就這樣被跑走的她撞倒在地,手上的資料跟塑膠袋中的食物全都散落一地,玻璃瓶裝的提神飲料在與地面接觸的瞬間發出了清脆的聲音,肇事者完全沒有回頭直接逃逸,只留下了尚未反應過來而坐在地上傻眼的羅馬尼。


「唉、這可真是粗暴啊……」幾秒鐘前遭受到暴力待遇的男人抓了抓頭髮,接著彎下腰來幫羅馬尼撿拾散落一地的文件。

「啊……謝謝,我自己來就好!」男人的動作讓羅馬尼回了神,急急忙忙地起身,撿拾東西的手指就這樣跟男人的手掌撞在了一起,反射性地想抽開手,對方卻比他更快一步,彷彿捕捉獵物的食蟲植物般,將他牢牢地抓住。


「喂!?你幹什……!」

「偷窺可不是好興趣喔,嗯浪漫的醫生?」


羅馬尼本欲發出的大叫被對方的話語堵在喉頭,男人用著戲謔的眼光盯著他胸前的名牌,然後刻意用錯誤的發音唸出他的名字。


……唔、偷窺這點我向你道歉,不過我叫羅馬尼!不是浪漫!」有些心虛地別開眼,隨即又將眼神轉回來跟男人瞪視,接著用力抽回自己的手,男人倒也沒為難他,乾脆地放開手,然後站起來聳了聳肩,但眼神卻從沒從羅馬尼身上移開過。


「幹、幹嘛啦!」被盯得有些頭皮發麻,讓撿拾完資料站起身的他不自覺地後退了幾步,直到後背抵上了堅硬的柱子。


「幫我上藥。」

「啥?」


「因為浪漫醫生你看嘛,因為剛剛那個護士的粗暴行為,我這邊流血了喔。」
修長的指尖指著自己的左臉,上頭除了因為被打巴掌而開始浮現的紅腫外,還因為被指甲刮到而滲出了些微血絲。


「就說了發音不是那樣啦……還有你被打根本是你自作自受吧,誰叫你要玩弄人家感情,那種小傷自己回家用口水抹一抹吧你。」不想再跟這個怪人糾纏不休,羅曼尼抱好了資料,準備轉身走人,結果身後突然傳來了一句哀怨的哭喊聲。



「太、太過分了!羅馬尼!你現在是要拋棄我嗎!!!」

「欸?!」雖然對方總算是唸對了他的名字,但讓羅馬尼在意的不是這點,而是他接在名字後的下一句話。
他剛剛說啥?拋棄?誰拋棄誰了!?他羅馬尼.阿基曼可是名符其實的母胎單身,別說女朋友了,連曖昧對象都沒有,當然,也沒有男朋友。


那聲哀怨且刻意的叫聲很有效率地將附近人群的目光都吸引了過來,雖說現在中庭活動的人不多,但是已足以對羅馬尼不厚的臉皮造成殺傷力了。


眼見自己的計謀成功地留住了那個看起來有些軟弱的年輕醫師,白髮男人嘴角勾起了無人察覺的奸笑,接著繼續用委屈的語調搭配摀著臉的動作,期間還不著痕跡的讓自己的身體轉了個角度,使得臉上的傷口能夠更清楚的被周圍看熱鬧的人們看到。


「我明明是為了你才跟那個女的提分手的───」

「啊啊!夠了!你給我過來!」

沒等對方說完,羅馬尼便直接拉著對方的手臂離開了中庭,然後有些怨懟的想著剛剛那個小護士只賞這人一巴掌實在太便宜了-應該要直接把他揍到住院才是。





「好痛痛痛痛痛───!!!羅馬尼你輕一點嘛!」

「吵死了!再叫我就拿鹽酸幫你洗傷口!」


帶著憤怒將手中的棉棒用力戳在傷口上,看著眼前這個自稱梅林的男人痛得皺眉的表情,羅馬尼這才解氣了點。


「你也太粗暴了吧,就不能溫柔點嗎。」

「那就請你去找溫柔的護士小姐安慰你吧。」

梅林擺著一張苦瓜臉,手掌覆蓋在貼好了紗布的臉上,模樣委屈得像個小媳婦。羅馬尼在挖苦的同時闔上了醫藥箱,沒好氣的瞪了梅林一眼。


「你們醫院的護士都是些肉食系的猛獸,下次我還是找──開玩笑的、開玩笑的啦!」
「哼!」


羅馬尼現在深深的後悔為什麼剛剛沒事要去偷窺人家吵架,直接回去辦公室不就好了,結果現在不但午餐毀了還帶回了一個麻煩,而且羅馬尼因為身分特殊的緣故,所以不像一般醫生有自己的診療間,在無計可施又不想驚動其他同事的狀況下,羅馬尼只好把這人帶回自己位於特殊樓層的宿舍上藥。


而這個第一次見面的麻煩還彷彿跟他很熟一般,用沒禮貌的語氣不斷調侃他,讓他在上藥時有好幾次都有著想往那張好看的臉一拳揍下去的衝動。


「藥上好了就快滾吧,我很忙的,沒空跟個騙子瞎攪和。」

「就說我不是騙子……唉呦不要拉我我可以自己走啦!」


粗魯的將梅林從椅子上拉起,拖著他一路往電梯的方向走,用力的將胸前掛著的磁卡往感應器一按,接著在電梯門開啟的瞬間把手中抓著的麻煩人物往內推,然後自己也跟著走進那小小的密閉空間內,選擇樓層後按下了關門鈕。


「嗯?為什麼羅馬尼也跟進來了?難道是想再跟我多獨處一下嗎?」

「夢話給我滾回去夢裡說!這棟樓的安全裝置比較特殊,出去時必須再刷一次卡才行,而且如果不盯著你走出醫院的話天曉得你會不會又搞出甚麼事情來……!?」

「原來羅馬尼這麼擔心我啊!放心放心啦,我的方向感還沒差到會迷路───喔呀!?」

兩人完全不在同一思考水平上的對話被突如其來的震動打斷,頂頭的日光燈閃了幾下後便完全熄滅,讓原本明亮的空間瞬間只剩下緊急照明用的微弱黃光。

「咦!?」






每天早上六點起床,起床後先抽驗血液以及簡單的身體檢查,然後是在醫生帶來的小品影集中度過早餐時光,接著是接受學業的指導直到午飯時間。
通常指導她學業的棕髮美女會陪著她共進午餐,有時醫生也會一起加入,吃完飯後有短暫的午睡時間,午休結束後再進行一次抽血,下午則是自由時間,她可以選擇閱讀各種讀物,或是靠在軟墊上,仰望兩層強化玻璃外的天空直到夕陽西下、醫生來幫她做晚間的身體檢查為止。
那便是名為馬修.基里葉萊特的少女每天單調且重複的日常。


但是今天,有點不一樣。夕陽早已落下,透明帷幕後的天空也已染上了夜晚的色彩,但是本該在這時候前來對她做診療的羅馬尼.阿基曼卻不見蹤影。
取而代之的則是負責她學業指導以及在旁協助羅馬尼的、綽號達文西醬的李奧納多.達文西。


「那個……達文西醬,醫生呢?」疑惑地抱著之前羅馬尼送她的白色布偶,藏在厚重鏡片與瀏海後的大眼含著些許擔憂看向了走進隔離室的知性美人。
對方在她的對面坐下,姿態端正,優雅的彷彿池邊直立的水仙花-如果她不要一開口就用大叔般的口吻說話的話。


「吶吶、馬修妳聽我說~羅馬尼那個笨蛋因為停電被關在電梯裡了。因為這樣我今天的工作量變得好多喔嗚嗚嗚……


「欸、欸欸?停電嗎?」







「你這傢伙一定帶衰!」

「咦咦咦~羅馬尼你這樣血口噴人也太過分了吧!」

在只剩下些許燈光的電梯廂體內,羅馬尼靠著牆坐著,他的對面則是即使碰到了這種狀況也仍一派優閒的梅林。

幾個小時前的突然斷電造成了兩人現在的窘境,而且緊急呼叫器還好死不死的無法作用,但好在手機還能通話,在連絡上了達文西請她幫忙救援後,羅馬尼所能做的便只剩等待而已。
一想到未處理完的工作還堆積如山,眼前還有個看了就很討厭的傢伙在,相輔相乘下讓羅馬尼心中的焦躁感越升越高,只好拿出手機轉移注意力。

───幸好網路還能收得到,懷著這僅剩的小確幸,羅馬尼點開了魔法梅莉的行動版本。




『梅莉梅莉,我今天碰到了一個怪人,還被迫跟他關在一起,怎麼辦啊啊啊!!!』


-那就乾脆一鼓作氣地把屁股也送給他睡如何啊反正你也沒有對象嘛☆-


『欸欸欸欸欸偶像不可以講屁股這麼粗俗的用詞啦!』

-你在意的是這點喔?真的很怪耶你這死宅童貞。-









 後記:G8人感覺真難抓


留言

熱門文章